酒后流水账,留给清醒的自己。 杂谈

酒后流水账,留给清醒的自己。

这一刻我算清醒,还是酒醉? 记得提亲那年,七大姑八大姨坐了一屋子,面对这种阵仗我当时真心有点方!略微羞涩的我没多久也就淡定了下来,心想怕你们不成,想我堂堂天水好儿郎,随你们出招,我也定能见招拆招。 在...
阅读全文